从作者视野看餐饮、食品行业知识产权争夺:老字号之争、近似商标之争......态度讨论

钻瓜导读:本文从IPRdaily2020年推出的“优秀投稿作者”栏目中,选取了与餐饮、食品相关的投稿文章,借助优秀作者们的视野,关注他们所关注的,尝试去洞见餐饮、食品行业的知识产权新动向。

本文从IPRdaily2020年推出的“优秀投稿作者”栏目中,选取了与餐饮、食品相关的投稿文章,借助优秀作者们的视野,关注他们所关注的,尝试去洞见餐饮、食品行业的知识产权新动向。

知识产权行业日新月异,IPRdaily也一直紧跟行业脉动,致力于打造视野开阔、思想深度的知识产权交流平台。本文从IPRdaily2020年推出的“优秀投稿作者”栏目中,选取了与餐饮、食品相关的投稿文章,借助优秀作者们的视野,关注他们所关注的,尝试去洞见餐饮行业知识产权新动向。

老字号如何守住经典守住名号?

近年来,老字号商标侵权案件频发。越知名的老字号遇到的此类问题越多,如何在借势资本市场实现新发展的同时加强自身知识产权保护便是许多老字号公司所关注的。

作者影子在文章《最高院“一锤定音”为老字号IPO之旅“扫雷”——“德州扒鸡”不是想用就能用》中介绍了山东德州市不少商家随意使用、高仿山东德州扒鸡股份有限公司的外包装,最后此事被最高院敲定为打着地域特产旗号对受保护商标“拿来主义”的做法认定为商标侵权违法行为。截至2020年9月,德州扒鸡公司共申请162个商标,9项专利技术及16项资质证书。

不是在山东德州生产的扒鸡都可以叫做“德州扒鸡”,真正传承历史、有实力和技术认定的企业才有权利继承和使用品牌。最高院的判决,不仅是对德州扒鸡商标的保护,一定程度上也确实是对非物质文化遗产的保护。

“德州扒鸡”的商标只有山东德州扒鸡股份有限公司能有,但是像公众所熟知的“龙口粉丝”“郫县豆瓣”这样的也是地名加产品的商标确是作为地域产品统称由多家企业共享。公众号红星资本局在《中华老字号“德州扒鸡”开启IPO,独揽地名商标,其他德州扒鸡怎么办》一文中,讲述了像郫县豆瓣、龙口粉丝这类集体商标由协会授权会员单位生产资质,获得商标授权后大家一起做大做强。而相比同样是卤味食品龙头的绝味食品在2019年52亿元的年营收,德州扒鸡年销售不过5亿元。

历时21年,“荣华”商标的初审公告跨越了20世纪到21世纪。作者辛德瑞拉在文章《历时21年!“荣华”商标初审公告竟跨越世纪》中讲述了香港荣华与佛山顺德的苏氏荣华的商标之争。香港荣华通过各种商业活动商业行为创造了知名字号“荣华”,打下了自己的市场江山;而顺德荣华通过商业行为并利用商标规则统领了知名字号“荣华”的专属地盘。

对老字号而言,商标的背后是历史与品质的传承,因此对商标等知识产权的保护便至关重要。香港荣华可以等待初审通告21年,也是标明企业应该秉持不抛弃不放弃的信念去面对商标之争,才能为企业的未来发展助力。

近似商标能否与原商标共存?

“稻香村”与“稻香金牌”商标案历时3年,在2020年8月尘埃落定。作者何方在《“稻香金牌”商标案历时3年尘埃落定!法院判决,“稻香金牌”商标可以与“稻香村”商标共存》一文中对此事进行了介绍。2017年,北京稻香村公司申请宣告苏州稻香村公司的“稻香金牌”商标无效,认为“稻香村”商标已获多项荣誉,而“稻香金牌”商标在多方面与其相近,已构成近似商标。

最终经北京知识产权法院、北京市高院判决,认为消费者不易将两者混淆,故未构成近似商标。

类似的还有“今日头条”与“今日油条”之争。作者柚子在《今日头条起诉今日油条!这家公司还申请了今日面条、明日油条、饼多多、快手抓饼……》一文中介绍了一家位于河南郑州卖油条的网红店。该店从名字到图标。再到店内装修,都与今日头条有相似之处。此外,该店展板“撞脸”西贝莜面村,宣传语模仿格力,灯箱模仿卫龙。从2020年5月至10月,该店已申请包括“今日油条”“快手抓饼”“饼多多”等16件商标。

该案件于今年4月份在广州知识产权法院开庭审理,字节跳动公司认为被告构成侵害商标及不正当竞争,要求赔偿人民币200万元,但案件并未当庭宣判。

信息时报在《今日头条告了“今日油条”,索赔200万!网友评论亮了…》一文中提到,“今日油条”在开放加盟后,仅加盟费一项就至少收入1490万元。“今日头条”状告“今日油条”,确实会起到一定的警醒作用,为一些想借着知名企业打“擦边球”的企业敲响警钟。但是我们也需要思考,不同的商标类目下,到底能否允许相似商标的存在呢?到底是否侵权了?

新奇网红商标火了一时,能否长久?

你还记得去年秋天朋友圈满屏的“秋天的第一杯奶茶”吗?作者辛德瑞拉在文章《“冬天的第一顿火锅”来了!麻辣烫、羽绒服、西北风纷纷凑热闹》中介绍了2020年9月-10月期间234件“秋天的第一杯奶茶”商标注册。之后又陆续出现了“冬天第一杯奶茶”,以及火锅、咖啡、卫衣、麻辣烫、羽绒服、豆浆等一系列与冬天息息相关的美食或是物品。

湖人队在2019-2020NBA赛季拿下总冠军,球迷用了好几年的“胡仁总灌君”梗突然成真了。作者柚子在文章《湖人总冠军后,“胡仁总灌君”商标和餐馆火了!》中,介绍“胡仁总灌君”已于2019年12月10日被申请为商标,含有“胡仁”字样的商标共有19件,“灌君”商标有10件。而一家经营盖饭、小炒并以“胡仁总灌君”命名的店,也突然走红。

时下热点吸引公众眼球,也自然而然引来一批人抢注相关商标。此前媒体报道,有人在疫情期间以“李文亮”、中印冲突爆发后以“清澈的爱”来进行商标注册,博噱头。商标注册不能仅仅是对热点的争夺,也要将其放到人性的坐标上进行考量。

流媒体时代,抢注网红商标其实是一种把知识产权与流量结合起来的行为,无可厚非。但这类火一阵的网红商标更容易成为一时的谈资,随着新闻变旧闻而不再为人关注。而成功的商标需要在有质量的产品和服务的基础上,辅以有规划的长时间推广。

市场未动,全方位商标布局先行

作者青稞在文章《三只松鼠预进军宠物行业,三只松鼠的IP真的是原创吗?》中介绍了三只松鼠2020年4月注册多个公司,表现出预进军宠物食品行业的决心。“商标大户”三只松鼠从2012年2月至2020年8月申请2241件商标,其中包括380件“松鼠”相关商标、123件“三只松鼠”相关商标。

网红品牌三只松鼠的离不开它的成功营销,离不开精准定位与创新也离不开对知识产权的布局思维。在通过全方位布局保护自身商标的同时,三只松鼠也通过制作动画片的方式丰富自身IP形象。

广告语从2009年“一年卖出3亿多杯,杯子连起来可绕地球一圈”到现在“一年售出十亿杯,杯子可以绕地球三圈”的奶茶品牌香飘飘同样对欲进军行业进行全面的企业知识产权布局。作者青稞在文章《三次冲击IPO终上市的香飘飘知识产权布局一览》中对此进行了介绍。

截至2020年8月,香飘飘共申请620件商标,拥有91件专利及61件作品著作权。香飘飘在2017年上市成功后,仍然保持着以单杯奶茶为主的产品结构。而到了2020年8月,香飘飘申请了多个“香飘飘 一餐轻食”的商标。国内还未出现在轻食行业的知名品牌,香飘飘商标先行的尝试也可能是想要再次尝试创新企业的产品类别,突破产品结构。

据中国新闻周刊的报道,香飘飘从2019年度净利3.47亿元到2020年第一季度亏损8557万元,香飘飘对产品多元化布局的探索也可以看出企业努力摆脱对单品的依赖。

企业发展到一定时期,会借助自身品牌效应走向多元化发展。而商标是企业品牌建设的基础,全类商标布局能够为企业未来的发展预留出商标空间,所以这种市场未动但商标先行的做法对其他企业而言也具有借鉴意义。

通过对2020年至今的IPRdaily中的“优秀投稿作者”栏目进行回顾,我们尝试着去观察作者们在过去这段时间里着眼于餐饮行业、食品行业的哪些方面。从老字号商标之争、近似商标与原商标之争、热点商标再到全方位的商标布局,我们得以看见企业在保护自身知识产权过程中的难点,或许也能为餐饮企业、食品企业做好知识产权保护提供启发。

(来源:IPRdaily中文网)

免责声明:本文系转载,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旨在传递信息,不代表钻瓜专利网的观点和立场。

关于我们 寻求报道 投稿须知 广告合作 版权声明 网站地图 友情链接 企业标识 联系我们

钻瓜专利网在线咨询

400-8765-105周一至周五 9:00-18:00

tel code back_top